索倫絲坦~~給女兒的一封信

Annika Sörenstam

譯者王麗珠序: 高球巨星索倫絲坦寫了一封給女兒的信。完整的剖析及建言。選手時期,她是一匹孤獨的狼,不苟言笑,難以接近。退休之後親切慈愛。這封信,譯了一半我就眼眶溼了,「孩子,我們學會如何追求成功卻沒有人告訴我們如何守住成功。」更像是寫給曾雅妮的一封信。媽媽的話,永遠不嫌遲。現在許多青少年加入了訓練陣營,究竟要怎樣的態度來面對少年選手,索倫絲坦無私的分享,值得一讀再讀。

親愛的女兒愛艾娃:

春天了,你和弟弟在玩樂樂球。弟弟比較外向,而你有些害羞。不要擔心,我會陪著你,不再怕生,很快就會建立你的信心。

你也許不會相信,你看到那麼多媽咪的獎盃,其實我以前也很害羞。我在教室裡不會舉手回答問題。我總怕同學會轉頭看我嘲笑我。在高爾夫球場也一樣,如果我快贏了,我一定故意多推一桿或多切一下,拿到第二三名也有獎品。這樣我就不必做冠軍致辭了。

回家的路上,我的內心很不安。外公外婆終於發現了我的古怪心理,然後私下去拜托比賽單位,前三名都要致辭。下一次我得了第三名,很驚恐的發現,第三名也要講話。最後,我發現對著小小群眾30秒的致辭比我故意去打壞球擔負的罪惡感還要輕鬆。艾娃,我相信你也會學到,說話並不難。

有些人想急著幫你改進。其實不用操之過急,一切順其自然,時間到了你就會了。事實上,我沒有為童年的沈默寡言後悔過,那正是我要學習的課程啊,人生,總會遇到困難,那就是成長和學習。

我不是要教你所有我知道的事情,或是我吃過的教訓,艾娃,當我很小時的候,高爾夫根本不是我的最愛,我喜歡滑雪,玩其他運動或和家人在一起,就像你一樣。

如果你想跟著媽咪的人生腳步,或是高爾夫,(其他的年輕選手也一樣)我想和你們聊一聊,希望你們能學到一點東西。

你喜歡畫畫彈琴或游泳打籃球,就繼續那樣。高爾夫一直都在,你想打的時候再去打。我小時候不喜歡高爾夫,又慢又無聊。還是足球網球和滑雪比較好玩。我可以玩九個月的其他運動,只有在夏天時和你阿姨夏樂蒂去高爾夫球場玩玩。

我和我的妹妹跟本不是真的打高爾夫,只是在球道上賴在爸媽的拖車上當成騎小馬。我們也去練習場撿球或當投籃來賺零用錢。有時還在那裡踢足球。天熱了還跳到旁邊的小湖裡,午餐時間才回到會館裡,有飯吃還有冰淇淋。

總之,什麼都玩,除了高爾夫之外。

我直到12歲才開始正式學球,今天可能很多家長都會認為12歲學高爾夫太晚了。現在很多12歲小女孩已經可以平標準桿了。(我待會告訴你那個後果)

我12歲學高爾夫,但是16歲才決定專注於高爾夫。其他運動暫時停止。媽咪會讓你繼續玩樂樂球,直到你不想玩。如果當年我一直專注於我第一個摯愛的網球,我不會去碰高爾夫。我知道你現在打高爾夫,如果你在17歲時失去對高爾夫的熱忱怎麼辦?

很多孩子就是被逼的太緊,外公外婆從不給我壓力,我是發自內心的喜歡了高爾夫才開始練的。所以,我們也不會逼你練高爾夫。你可以穿的像小公主一樣,去玩你想玩的遊戲。

還有一件不必爭論的是,上大學。大學於我是很幸運的事,我代表斯德哥爾摩大學校隊去日本比賽,遇到了亞利桑那大學教練,他問我要不要加入他們校隊。就這樣我去了美國。

女兒,第一我告訴你學會說YES,這是我人生感到最美好的事之一。不僅改變了我的生涯,我也學著長大成為一個女人。第二,沒有時間讓你準備亞利桑那的炎熱。

我帶著兩個皮箱和一個球袋來到美國。最初數月,有很多次我都閃過回家的念頭。剛到校時,還要資格試才能入校隊,還好我過關了。一切都妥當了,日子還很辛苦,因為我在瑞典是讀化工的,到美國除了化工還要學英文。

未來無論你帶美國還是海外讀大學,你會成長,我保証都是你人生最豐收有趣的事。一切靠自己,為自己負責。你會懂得從不同觀點看事情。你有很多要學的事。

以前的冬天我不能打球,就專心讀書。到了亞利桑那一切不同了,我可以全年打球,而且有很多漂亮的球場,也有很多同齡的優秀對手。我的世界改變了。

不管你決定做什麼,一定要拿到大學文憑,過得充實可靠。大學生活學習獨立成長,一切自己安排及負責。那些日子,讓我學會如何銜接未來的巡迴賽旅行生活。也學習做個大人了。

我只能想像你十七歲前的樣子。無論你是否打高爾夫,大學能給你的就是你的人生最重要的基礎。我進入巡迴賽時,並不確定自己是否會贏,但我知道我的基礎不僅是一位球員,也是一個女人。當我一桿之差沒有考上美國LPGA資格試,我仍堅信我會回來。

那個基礎也是我1995年贏了美國公開賽時的重要基礎。

你可以為了贏比賽而一天練七小時的推桿。但你卻從來沒有機會練習贏了之後的如何守成。也沒有人會教你。.

突然之間我從害羞的小女孩變成了大滿貫賽冠軍。太多事情包圍著我,人們想知道我所有的事,好友是誰?喜歡吃什麼?喜歡做什麼?如何練習?一直問不停。

當我再贏了1996年的美國公開賽,我就開始想著下一次冠軍盃到底要捧著左邊還是右邊。結果,我花了十年才贏到另一個美國公開賽。

永遠不要以為你到達頂端會永遠停在那裡。

奮鬥的旅途是孤獨的,你如果去問別的選手,她們一定會說我像一匹孤獨的狼。我從不在更衣室聊天,我僅和少數選手往來。我來打比賽,不是來交朋友,我是來展現我最佳實力的。這是我的職責,我不把巡迴賽當成社交場合,我就是來做好我的工作本份。人們在評價球員時是看成績排名,多麼殘酷現實。

早期的選手生涯,我會在上午和其他女孩一起練習。有時大家互等待或聊天,我很快就察覺那樣很沒效率。此後,改成下午獨自練習,人家練完了回程,我才要開始練。

把自己的事擺在第一位並非易事。尤其在我贏了1995美國公開賽之後,我決定下一星期不比賽,我只想拿了獎盃就離開。LPGA當局不喜歡我這樣做。因為他們需要一位新科冠軍為賽事添光彩。

回顧一下,我退賽是正確的嗎?也許不是。但我只做了對我正確的事。希望你也記得,當你打不好,人們瞬間就可以忘了你。

所以,學會說“不”,也是很困難的事。

但你知道嗎? 那不會損失前途,金錢,也不會毀了名聲。

女兒,要學會說不,不是在我要你收拾玩具時說不,而是在一些會影響你得失的時候,有些你必須做,或可有可無時,你要學會說不。記住,我可以做任何事,但我不能做每一件事。

女兒,你可以做任何事,包括和男生一起遊戲。你是籃球隊裡唯一的女生,你和弟弟一起玩樂樂球。但是,無論是在運動場或商場上,做為一位女強人是你年長之後才能體會的得之不易。

有些人不希望你在那裡,你別理會。我就是要不斷超越,我要為自己定義人生。

13年前當我決定接受邀請參加男子巡迴賽的殖民地高球賽,我答應了。當時,我是女子世界第一,贏了多次四大賽,我還年輕,我想証明自己有更多的能力,殖民地高球賽像是胡蘿蔔,驅動我努力前進。其他人也許不以為然,但我不浪費精力在負面聲音中。

我的腦海裡只有更大的遠景。雖然淘汰了,但我記得為我加油的觀眾們,有人說我的勇氣改變了他們的生命。參加男子賽的意義不是揮桿而已,而是向我的能力極限做挑戰。

努力!創新!艾娃,你會知道那有多重要。

2007年頸部受傷之後,休息數月,讓我開了一扇窗,過了平常人的生活。2008再回到賽場,感覺已不對了。我對練球沒興趣,再得幾個冠軍沒興趣。毅然決定自選手生涯退休,回歸家庭生兒育女。

有一天你會長大,也許你會問,我可以在家庭和事業之間兼顧嗎?可以的。我們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時間表做著不同轉換。不要為了一個選擇而犧牲了另一個選擇。絕對有空間讓你兼顧。

現在,你還是有很多時間騎馬,游泳和畫畫,或我們女生的高爾夫球局。最重要的是保有熱情,做好準備,努力學習,珍惜一切。學習和別人分享,鼓舞下一代。

我的小甜心,答應我,人生的旅程不論如何,都要記得去聞路上的花香,我的高球人生就是如此。在一個接一個的挑戰中,我知道你會學習平衡一切,我也希望陪你一段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愛你的   媽媽

www.golfdigestweb.com.tw/article/175